如果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,那么承载生活的家就应该是一幅五彩缤纷的画有森林般的从容,又有草木绿色的生机,写意一个人的独处,也悦动一群人的欢愉。

如果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,那么承载生活的家就应该是一幅五彩缤纷的画有森林般的从容,又有草木绿色的生机,写意一个人的独处,也悦动一群人的欢愉。